還記得我寫過一篇「來亂者,去死!!」,詳細分析過戳樂 (Troller)。這裡有一個典型的 blog, Linux Hater’s Blog,言詞辛辣、諷刺,有些論點我無法同意,有些則犀利的點出問題。

如果你對 Linux 的各方面軟體開發、應用、文化,都具備一定程度的認知。你讀起此部落格肯定就像是讀幽默短文一樣哈哈大笑 (但別過度反應了,這可以算 Slashdot 上的長篇版機車留言)。

以下幾篇是我個人覺得夠諷刺,或值得思考的議題。

如果你要當一個 Troller, 至少也試著寫些具備觀點的文章。當個直言的真小人,比言之無物的偽君子實在來著有格調多了。

  • LGJ

    本來我不想回應這類問題,因為這是你的 blog,我尊重你的言論。但這已經是第三次,在這個 blog,直接點名或影射來醜陋(troll)我,還特地用我的名字建了一個 tag,並且有些內容已是人身攻擊及不實指控,正如星雲大師所言,流言是讓人回應也不是,不回應也不是的情況。

    我一直不回應是因為我不喜歡和思惟霸氣的人討論問題,好像我一定要怎麼樣,或一定不能怎麼樣?都得照著你的意思走。你的所謂的「客觀分析回應」,其實字裡行間夾帶著主觀的嘲弄語句,誰會樂意和這種人對話、溝通呢?

    關於質疑我的貢獻的問題(我就不引老 url 了)。接近我的朋友都知道,我自始自終參與自由軟體運動,前提是:

    1. 網路事網路畢。
    2. no face to face。

    有必要,我甚至可以舉證(是的,有人證、事證)。所以,我的貢獻是 bbs/news/forum 的回答問題,及 http://edt1023.sayya.org 裡頭紀錄的各個項目,一些自由軟體片段的 patches,這裡就不提了,都是屬於靜態性質的。所以,質疑我不去辦活動,我只能回答:

    1. 我為什麼要去辦?web 2.0 的時代,網路不就是個很好的媒介嗎?
    2. 請先弄清楚我的參與前提。辦活動是唯一的貢獻方式嗎?
    3. 我不是從事資訊行業,也沒有打算利用自由軟體賺錢。我有我的事要忙,不然,誰來顧我三餐?
    4. 我對於所謂「經營社群」沒有興趣,因為大家對於「社群」及「經營社群」的各自定義及背後目的都不一樣。

    所以,因為我沒有辦活動(或辦什麼協會的),我就不能表達我的理念,提出質疑?提出質疑的人就得來辦?那麼一些民意論壇,一堆評論家,都不能發聲了,要出聲先去做官或選民意代表,是這樣嗎?

    照這樣子的說法,頭號大 troll 不就是 rms 本人嗎?他還想用立法的方式來成就自由軟體運動呢!還一直到處去演講差不多內容的講稿呢!

    至於提出 esr 的理念,我不反對。但請尊重我,我參與自由軟體運動,是因為 rms 的 Free Software 的社會運動理念,而不是 esr 的 Open Source Software 的軟體方法理念。我不記得我和誰曾有過什麼共識說我就是搞 esr 的 Open Source,所以,提出一些偏 Open Source 的軟體方法論,請不要強加在我身上。我的許多質疑,其實都離不開 FS vs. OSS。

    這格就有點莫名其妙了,我是怎樣恨 Linux 了?因為我用 FreeBSD 嗎?我不敢自稱君子(有誰敢嗎?),但你至少也要交待一下我「偽」在哪裡吧!而且,你指出我「偽」的用意及動機又是什麼呢?你不會要大家相信你是為了公平正義而發聲的吧!

    說我某個專案失敗,這就更莫名其妙了,請舉出我哪個公開的專案?怎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主持過什麼專案?我想玩什麼,我直接就去玩了,不會浩浩蕩蕩的去弄個什麼專案。我玩的東西當然有成功的,也有失敗的,這就會影響我的玩興?你太自以為是了!

    質疑人家軟體架構不好?請舉證。我不否認我曾質疑有些軟體不好用(沒有質疑過的請舉手),但那是以 end users 的觀點,好不好用的是個人主觀性的,我的使用習慣就是如此,要不要改變,決定權在我。像 iiimf 我就曾質疑架構太大,對於目前的軟硬體環境並不適合,但將來會如何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是活在當下,我現在就得使用。xim 不是被人罵得半死?結果到現在還是無法完全離開他。

    質疑我拒絕合作?這是個特大號的莫名其妙,我為什麼要依別人的意思和他合作?我不和某人或某團體合作,也算是你質疑的項目嗎?那麼誰又幾時和我合作過了?合作得有雙方的合作意願,這個也是能勉強的?

    質疑我退出台灣 FS/OSS 社群,是的,我是曾發過這個聲明,但請注意我當時發這個聲明的時空狀況及原因。那麼你的意思是說,我還是得退出,不能因為時空狀態改變而再回頭玩自由軟體?只能一邊涼快去!是這樣嗎?

    其他我沒提到的質疑就此略過,因為我的回應和上面的回應都是差不多。如你認這很重要,而我沒回應到,需要公開討論,那也可以,請到我的公開個版提出(這裡的字太小了,我看得很痛苦),非關我個資的問題我都樂意回應:

    http://hyperrate.com/dir.php?eid=105

    我比較好奇的是,這是翻舊帳世紀大審判嗎?我還得被迫接受審判、答辯?不然就得承受流言的宰制?義務性質玩自由軟體玩成這種情況還真的是始料不及呀! @[email protected]

    這是你的 blog,所以這篇文章砍不砍決定權在你,我在我的 blog 會同時刊載。

  • LGJ 前輩

    無論是在誰的地盤,「尊重」這種態度是不該區分時空的。依空間展現不同態度的正確詞語是「虛偽」。例如此文,則絕對稱不上尊重。

    要不是您有值得尊重的貢獻,我也絲毫沒有回應的必要。

    但是您還是太抬舉自己了,《Linux Hater》與《來亂者,去死!!》都不是針對您寫的。不過您的確是撰寫《來亂者,去死!!》一文的起因,這也要感謝您,讓我還撈出一篇陳年主題來寫,這也是為什麼您的大名被標籤,作為未來搜尋、維護之用。

    至於您為您自己所陳辯的諸多事實是冗餘的。

    《來亂者,去死!!》一文並未針對特定對象,文中的例子出自於演講,只是試著分析可能發生的情境。許多人都會認為自己被影射,是被對話的對象,其實不然。這是一些普遍可能發生的錯誤,就如文中開頭所說,這也是作為內省用,提醒自己不要犯 (或再犯) 文中的錯誤。請您沒有必要將自己套入每一組情境中。也請您無須逐一反省自己的行為,擔心自己的形象受到損傷。我想,從過去幾年來,您的「投入」已經讓很多人充分的了解您的為人。若您認真讀了《來亂者,去死!!》一文,大約可以知道維持熱血程度與成功發展專案有多大的關係。無論您以甚麼身份「參與」社群,都應該注意建立互信合作的態度。以一個長期參與「社群」的人,實在不能不懂這樣的利他模式。

    至於您何為「偽」的問題,本文開頭即敘明了。 我可以稍微深入說明。

    由於您從來是不參與現實活動的,因此自然不會出席另一社群草創發起的實體聚會,在未曾出席也並未 (虛擬式的) 參與草創之概念發想階段,您就可以以單一他人 (大約也是未曾謀面?) 的言論大力抨擊該活動成效,甚至對發起人公開或私下的進行人身攻擊或道德上的控訴 (特別是私下的謾罵實在不堪入目)。因此這種大聲批判的行為不得不令人認為是嘩眾取寵。對,您自然可以對關心但不參與的事情發表議論,通常我們將這樣「積極從事政治活動」稱為「政客」,最近這些人的舞台是當政論節目的名嘴。綜合上述行為,我想您完全符合「表面像是好人,其實是欺世盜名的人」的偽君子定義。

    這些義務玩自由軟體,花時間試著培養本土使用者、開發者的人,還得花時間回應您無的放矢的指控,也真是始料未及啊。

    我特別花了時間查看了您網站上得討論與留言,發現有不少討論都是臆測與猜想。這大約是誤會產生的開始,若要化解誤會不彷從以預設互信方式直接對話,而非透過第三方言傳,以免老是造成難解的誤會。 🙂

  • LGJ

    如果你認為不是影射我,那我可以要求你把我的名字為 tag 去除嗎?因為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尊重我姓名使用權的方式。

    我已經表明了,我不在此回應是因為我老花眼,放大後排版格式又會亂掉,上下行黏在一起,看這裡的字實在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,和什麼地盤無關(我不清楚你為什麼會想到什麼地盤上去)。

    我相信十個人會有九個人認為是在影射我。尤其「偽君子」上的 url tips 正是我的名字「李果正」,沒有其他的分類可以用了嗎?請自行查一下維基百科或其他的詞典,什麼叫做「偽君子』:『滿口仁義道德、道貌岸然的小人。』。

    你僅憑單一事件就下這樣子的「眾多」判斷,我不得不承認,的確讓我感覺「毒舌」。

    你還是沒有經過舉證,就認為我是在謾罵。我在我的個版寫的,有粗口語句出現嗎?我的反應正是你的 blog 內容所帶來的,但你現在又否認是在說我(你承認,還是否認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了)。如果不是影射我,我可以刪掉我個版中的發言,並向你道歉我誤會。但也請你正視不要用我的名字呈現這種會讓人誤解的方式。

    我會嚴重批評,這個我承認,尤其是在我的個版比較沒有限制之下,但我不認為我是什麼「偽君子」之類的,我相信我的發言(沒錯我是意見比較多),還沒有你形容的那麼頻繁及毒舌,你這是在載我高帽子了,畢竟我時間有限,沒有辦法去追蹤那麼多社群的事。

    聽第三方所說,是因為他是來聊天的,而且主事者除了官樣說法外也不曾有改變的意思,那麼,除了消極的依目前所得到的資料發言外,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嗎?

    你讓我感覺到你拿了放大鏡在看我,如果我是你形容的這樣的話,那麼台灣自由軟體社群恐怕符合的人排一整最都排不完,不符合的人反而難找了。